金融政策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金融政策 >> 正文

习式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美分歧在哪

来源: 发布日期:2015-9-23 9:12:12 编辑: 访问次数:

    中美理解新型大国关系的分歧
   

    尽管有2013年的安纳伯格庄园会晤,尽管去年瀛台夜话奥巴马表态“美国无意遏制或围堵中国;美方愿意同中方坦诚沟通对话,有效管控分歧”。
    但由于两国历史文化背景不同、发展道路、政治制度和价值观的不同,双方之间的分歧和差异依然明显。
中国著名的美国问题学者王缉思,在2014年初一次中美对话会上(发言整理成题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分道扬镳,还是殊途同归》的文章)指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问题,是“两个秩序”,即中国要维护的国内秩序,以及美国所倡导并维护的全球秩序。
    王缉思分析了中美双方对新型大国关系理解的不同。他认为,中方在对美关系中一贯强调的“相互尊重”原则,首先是要求美方尊重中国的国体和政体,即共产党在国内的领导地位及政治秩序。中美关系中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主要敏感问题,包括台湾、涉藏、涉疆、人权等,都可以联系到“国体和政体”上去。中国对国际问题的看法和政策,也主要是从维护国内的长治久安出发的,对美政策尤其如此。
    反观美国对“新型大国关系”的界定和期待,都关系到它的全球“领导地位”和它所维护的现存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美国人担心的主要问题,是中国以其正在形成的巨大实力和世界影响,造成对美国地位及其倡导的国际秩序的挑战”。
中方高层丝毫不避讳这种分歧的存在,也不认为有分歧就不可以讨论。
    去年的瀛台夜话,习近平就表示,双方不是就事论事,而是要就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坦诚深入交流,“只有这样,才能全面增进相互了解、加深彼此信任,才能做到相互尊重,避免战略误判”。
    蓝厅论坛的演讲中,王毅也表示,由于两国历史文化背景不同,社会制度、发展阶段各异,两国间难免存在矛盾和分歧,随着彼此交往不断加深,还会产生各种新的问题和挑战,“重要的是,双方应在各个层面随时保持战略沟通,增进战略互信,消除战略疑虑,避免战略误判”。
    对于美国担心的中国会挑战现有国际秩序,王毅明确表示,中国是现行国际秩序的坚定维护者。中国没有理由去挑战在战胜法西斯基础上建立的国际秩序,也没有动机去推翻自己全面参与其中的国际体系。但强调,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也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改革完善,以顺应国际关系发展进步的时代潮流,体现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正当诉求,更好应对新形势下层出不穷的全球性挑战。中方愿与各国一道,为推动国际秩序与国际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的发展发挥应有的作用。
    王毅同时表示,中国也是亚太和平稳定的坚定维护者。他表示,中美两国完全有条件,更有必要在亚太地区实现积极互动,开展互利合作。并进一步阐释,“中国的周边外交奉行亲诚惠容理念,坚持睦邻友好政策。中国的发展不是去动别人的奶酪,而是要与各国一起做大合作共赢的蛋糕;中国的目标不是去搞所谓‘势力范围’,而是要打造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去争什么主导权,而是要为各国共同发展提供新的机遇;中国发起成立亚投行不是要另起炉灶,而是要完善现今金融体制,克服融资瓶颈;中国在南海自己的岛礁上开展必要的建设不是去针对谁,而是要改善驻守条件,提升驻守能力,并履行作为南海最大沿岸国应尽的国际义务”。
    但显然,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中方越来越从过去的被动走向主动,更加追求平等的大国关系,即中方强调“相互尊重”的深意所在。
    王缉思认为,如果中美两国都坚持走各自认定的正确发展道路,就能够避免可能的战略对抗,实现“殊途同归”,而不是“分道扬镳”,这里的“同归”,是各自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国家,并行发展且相得益彰。
    今年6月在美国举行的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期间,中国副总理汪洋坦率承认,中美不会在所有事情上达成一致,但两国利益高度融合,谁也承担不起放弃合作、全面对抗的代价。在谈到两国分歧时,中国副总理刘延东指出,等到两国能够在总体上做到“尊重和适应彼此的核心价值”,分歧就可以被管控。
    去年的瀛台夜话中,习近平曾对奥巴马阐释中国讲究的民主,“未必仅仅体现在‘一人一票’直选上,中国在追求民意方面,不仅不比西方国家少,甚至还要更多,西方某个政党往往是某个阶层或某个方面的代表,而我们必须代表全体人民。为此,我们要有广泛的民主协商过程,而且要几上几下”。习近平还阐释了中国对主权的重视,“历史多次证明,只要中国维持大一统的局面,国家就能够强盛、安宁、稳定,人民就会幸福安康。一旦国家混乱,就会陷入分裂。老百姓的灾难最惨重。我们对主权看得更重些,原因就在于中国历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敌入侵。中国人民对国家主权和安全面临的外部威胁往往最为敏感”。
    奥巴马当时表示,美国无意遏制或围堵中国;美方愿意同中方坦诚沟通对话,增进相互了解,有效管控分歧,避免误解和误判;美方欢迎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愿意同中方加强交流合作,携手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共同促进亚太和世界和平与安全。但对“相互尊重”,美国一直避而不谈,也从未明确表明对中国政治制度、国内秩序、发展道路的尊重。
对此,阮宗泽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表示,新型大国关系有不同的层级,是一个渐进积累的过程,双方可以先从“不冲突不对抗”做起来,在这个基础上逐渐积累,向前迈进。但他强调,相互尊重很重要。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更能理解王毅所说“增信释疑,将是习主席此次访美的一个重要着力点”。
   

     合作共赢为核心
   

    习近平17日会见出席第七轮中美工商领袖和前高官对话的美方代表时指出,中美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中美两国拥有许多重要共同利益,在双边、地区和全球事物中有许多可以合作的地方。
    经济合作一直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
    凤凰网从外交部拿到的一份材料显示,中美两国元首去年的北京会晤达成了近30项共识和成果,内容涵盖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双边经济关系、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气候变化领域、两军高层交往、打击恐怖主义等双边关系,亦包括维护亚太地区和平稳定、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无核化、阿富汗问题等地区和全球性事务。
    第七轮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和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成果同样颇丰,仅战略对话列出127项成果清单,涵盖高层交往、两军关系、反腐败合作、执法合作等在内的双边合作,及包括朝鲜半岛、阿富汗问题、伊朗核问题、叙利亚问题、反恐合作等在内的应对地区和全球性挑战,还有气候、能源、环保、海洋、卫生、科技与农业等方面的合作,相当广泛。
    中美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5500亿美元,双向投资额1300多亿美元。备受关注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进入实质性阶段,已展开20轮谈判。阮宗泽告诉凤凰网,中美双方迫切需要BIT,过去6年,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增长5倍,中国赴美投资已超美国对华投资,越来越向一个投资大国转换,“如何确保中国投资安全,最好的办法就是签订双边投资协定,置于一个有法律效用的管道”。
    两军关系确立了“两个互信”机制:双方已签署两军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机制谅解备忘录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谅解备忘录。今年6月,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访美期间提出,中美新型军事关系的核心内涵应该是“互信、合作、不冲突、可持续”。
    阮宗泽认为,中美关系已超越双边关系,越来越具有全球性意义,在一些地区问题以及全球性问题上,中美的参与合作必不可少,“中美关系,合作是大势所趋,共赢是人心所向”。
   

    面向普通民众展习式亲和
   

    习近平此次国事访问还有一大亮点,即面向美国人民,亲和普通民众。习近平将着眼于民众视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内涵之一,认为“中美友好的根基在民众,希望在青年”。他曾说美国民众的真诚好客让其深受感动。
此前习近平曾六次访问美国,1985年时任正定县委书记的习近平首次访美,在艾奥瓦州马斯卡廷小镇,住在普通居民家里。2012年,时隔27年,习近平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美,重访马斯卡廷小镇,与当年老友叙旧,《华盛顿邮报》形容“这是一次充满爱的外交,习近平展现了他温和亲切的一面”。
    习近平此访从西雅图开始,将投入大量时间与美国地方省州、工商企业、友好团体、各界人士互动,面向社会各界发表演讲,同企业家代表举行座谈,同学校师生交流。双方还将宣布一系列重大举措,为来往于中美两国的学生、游客等各界民众带来好消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苏格向凤凰网透露,西雅图之旅,习近平照例会请来很多老朋友。苏格说,在国际格局发生变化、中国地位上升的大背景下,凭借习近平本人的魅力、以及第一夫人的高雅,定会让美国人民更多了解中国,在美国民间掀起一阵旋风。苏格还指出,尽管媒体对中美关系有一些忧虑、负面因素似乎在上升,但总体来讲,美国对华为“美式橄榄球型”,大多数民众希望中美关系朝着健康稳定的关系发展。
    目前中美两国已结成43对友好省州和200对友好城市。去年双方人员往来近430万人次。两国在对方国家的留学生总数超过50万,目前已有超过10万名美国青年在华学习和1万多名美国学者来中国访问交流。中国在美国开设的孔子学院已超过100所,美国有数十万中小学生正在学习汉语。

    中国会更积极参与国际秩序改革

    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邀请,习近平将于9月26日至28日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这也是习近平首次到访联合国总部。此访恰逢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联合国成立70周年这一特殊年份,不久前,中国刚刚举行了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盛大阅兵式。有外媒解读中国当然希望和平,但不准备为此而牺牲一切,因此不能挑衅它。
    王毅在蓝厅论坛的演讲中透露,习近平将首次在联合国总部全面阐述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理念,系统提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路径。王毅指出,习近平提出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既是对联合国宪章宗旨与原则的继承,也是对传统国际关系的超越和创新,对国际社会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关于中国与现有国际秩序的关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表示,中国并非是另起炉灶、挑战现有国际秩序,而是中国自身发生变化,中国人的心态发生变化,从原先国际体系中边缘化、沉默的国家,越来越成为一个积极的建设者、参与者,并愿意拿出更多公共产品。
    在阮宗泽看来,今天的中国也不适合再像过去那样保持沉默,中国越来越多需要表达自己的看法,这也是国际社会需要。中国30多年的发展得益于现有国际体系,现在积极融入甚至更深层参与现有国际体系,中国没有必要挑战它,更没有必要另起炉灶。
    对于这种变化,阮宗泽认为恰恰是美国没有适应,还在以零和博弈的视角来看待,“美国一方面强调,欢迎一个强大、繁荣、稳定、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的中国。当中国成长起来,积极融入并参与国际秩序的改革,美国又担心中国的倡议是不是要稀释其国际社会主导权”。阮宗泽也强调,对中国来讲,需要处理好的一个问题是,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作用的同时不要被人误解,“本来对现有国际秩序是一个有利的补充,却被视为挑战者”。
    陆克文在其上述报告中称,我们正在见证一个不对称世界的出现,即最大经济体和最强军事国不再合而为一。中国不断增长的全球经济和政治地位正在重塑国际准则、规章和机构,未来十年中国经济仍将保持中上水平的增长。他同时指出,不可否认现有秩序亟待改革,中国在这一秩序改革中扮演重要角色大有裨益,问题在于中美如何互动、合力和平地塑造国际秩序。
王缉思在上述文章中指出,中国对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看法,从上个世纪90年代的“建立新秩序”,逐渐过渡到当前的“积极推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重大变化,显示出中国融入国际社会的决心和信心。
阮宗泽强调,中国的路径是清晰的,认定就是要推动“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不会因为你不高兴就不走这条路”。

返回首页  |  中心概况  |  研究人员  |  科研动态  |  科研课题  |  科研成果  |  社会服务  |  工作论文 
版权所有©2011 武汉大学金融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
邮箱:888888@whu.edu.cn 邮编:430072 Copyright©2011 EMS.WHU.EDU.CN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 武汉 武汉珞珈山鄂ICP备10011872号   技术支持:江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