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政策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金融政策 >> 正文

亚投行:中国的金融外交战略

来源: 发布日期:2015-3-25 19:22:57 编辑: 访问次数:

    中国人民币国际化面临重要机遇,中国政府面临的重要任务是稳定预期,避免危机出现

    伴随着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期的日益临近,颇有戏剧性的一幕出现;继英国成为第一个不顾美国反对申请加入亚投行的G7国家后不久,法国、德国、意大利、韩国均表示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在美国强大的阻力面前,其盟友相继“倒戈”亚投行。这将对中国以及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将造成何种影响?在笔者看来,这是中国新金融外交战略的胜利,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就亚投行本身的作用来讲,其实完全是个互惠两赢的“你情我愿”结果。一方面,对于中国而言,自提出一带一路以来,相关配套措施已加快推进,如今一带一路战略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高度,不仅有助于加强中国与周边国家合作,也对化解国内过剩产能、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与人民币国际化都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对于周边发展中国家而言,基础设施建设薄弱、资金缺口较大也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由中国主导的专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亚投行设立,可谓恰逢其时。

    第二,就亚投行成立的外溢性而言,其影响已远远超出了区域性投资银行的范畴,有望对现有全球金融秩序造成影响。目前全球金融秩序仍以美国为主导,各主要国际金融机构,很多情况下是美国意念的体现。例如,美国在IMF 的出资额与对应的表决权均在17%左右,并享有一票否决权。但与之相对,尽管近年来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大,但相应的话语权却没有提升,占比不足5%。此外,中国在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中扮演的角色也都被动与尴尬,在此背景下,中国通过亚投行重塑与大国经济实力相匹配的金融秩序似乎符合逻辑,无可非议。

    第三,亚投行有望突破以往束缚,为发展中国发展提供一个可以选择的新范式,也是值得称赞的。其实,结合笔者早前在IMF的工作经历,一个明显的感觉便是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无力与其地位之尴尬。这不仅源于以上曾提到的发展中国家话语权有限,主要决定权在西方国家的掌握之中,更体现诸多细节之中,最显著的便是发展中国家获得贷款的不易。记得笔者曾一度被安排去非洲部工作,毕竟非洲最需要IMF的贷款救急,但即便数目不大的约几百万美元的贷款,流程也相当复杂,不仅需要与当地领袖反复商讨,更要附加不计其数的条件,着实难以满足当地的需要。

    第四,亚投行不仅受到区域国家的欢迎,更引发美国盟友的“倒戈”,反映了国际社会对美元霸权的反感与对人民币国际化的热烈期待,不能不称之为中国金融外交上的胜利。实际上,正如笔者早前《人民币急需摆脱强势美元之困》文章中所言,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困局与“尼克松冲击”以来数次国际金融危机的出现密切相关,体现了储备货币发行国国内货币政策目标与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经常产生矛盾,美元本位制的国际货币体系存在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如今美元强势回归,全球汇率市场动荡,新兴市场国家大为冲击便是其缩影。而恰恰如笔者在去年文章《把握人民币国际化良机》中所言,相比于早前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声音大多来自内部,如今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质疑美国与美元的霸权,反而对人民币国际化表达出越加浓烈的兴趣,使得人民币国际化这一命题已远非中国的一厢情愿,反而有着更为强烈的海外需求。

    第五,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国人民币国际化面临重要机遇,中国政府面临的重要任务是稳定预期,避免危机出现。例如,尽管当前美元持续走强带动人民币有贬值压力,但笔者一直反对一次性贬值以应对危机,并提出在全球需求疲软之下,贬值对出口企业帮助有限,而大幅贬值反而削弱市场信心,进而会引发更大量的资金外逃压力,加剧危机局面。相反,稳定的经济环境可以增加海外对国内的信心,增强人民币吸引力,如何能够配合以灵活的宏观政策与相应的改革措施,从长期来看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人民币步入国际储备货币行列充满信心与期待。

    摘自《财新网 》,作者沈建光博士,瑞穗银行宏观经济分析师。

返回首页  |  中心概况  |  研究人员  |  科研动态  |  科研课题  |  科研成果  |  社会服务  |  工作论文 
版权所有©2011 武汉大学金融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
邮箱:888888@whu.edu.cn 邮编:430072 Copyright©2011 EMS.WHU.EDU.CN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 武汉 武汉珞珈山鄂ICP备10011872号   技术支持:江网科技